法国火车上的“艳遇”,看完这个故事,心都要酥了…

2016-09-23 学生讲堂

法国火车上的“艳遇”,看完这个故事,心都要酥了…1


  ▲点上方播放按钮即可收听 主播|小月 朗读音频

  01

  欧洲的旅程,像一部人生电影,太多画面,延展开,都是一段故事。只是,这些画面流星一般飞逝脑后,再想起时,恍若隔世。

  那是在法国的火车上,普通座,车厢空旷,下午3时。一位母亲带了三个孩子坐在斜前方,两个男孩五六岁的光景,小姑娘还是襁褓婴儿,吮着奶嘴。

  男孩们在一张很大的白纸上用蜡笔作画,蜡笔装在精致的铁盒里,上面有漂亮的欧式图案。

  窗外疾驰的树影削散了阳光,婆娑地洒在他们金棕色的头发上。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专注地观察法国人,而且是法国孩子。

  他们有如此浓密纤长的睫毛,并不卷翘,思考起来,会垂下细腻的影子,落在下眼窝,深邃悠远,即便只是个孩子。

  他们天生双腿纤细,与高个子的荷兰人不同,他们的长腿比例协调,没有一丝赘肉,天然的小麦肤色上金色的汗毛会跟着光荫起舞。

  这给大部分的法国人笼上了一种健康自然的光环效应,无论老幼,这美丽的双腿和麦色的肌肤都显得格外亲近。

  还有那眸子,哦,那是一对对绿幽幽的猫眼石呀!不小心对视一眼,整颗心都被慑住了,最深刻的往往最单纯,那眼神什么都没有,直直地反射出你的内心。

  火车还在行驶,母亲累了,斜靠着车窗合上眼睛,她的两颊,还有一些可爱的雀斑,穿一件黄色碎花裙,老式的凉鞋,像旧画报上变出的人儿。

  怀中的婴儿,肤若凝脂,两团自然的红润浮在面颊,闭着眼,像教堂壁画中的小天使。她不动,世界岿然。

  

法国火车上的“艳遇”,看完这个故事,心都要酥了…2

  02

  还是在法国列车上,向南开,蔚蓝海岸。鬼使神差地用青年通票,坐进了一等车厢,每个座位都是独立的高背椅,深红色天鹅绒倒也不显张扬,两侧还有可调整的软枕,轻拉扶手,就能几乎平躺。

  我蜷在大大的红椅子上,右侧是一线的蔚蓝海岸,火车就在海边的唯一铁轨上行驶,好像快速移动的沙滩。

  我的左手边,对坐了两位老人,也是不说话。老妇手拿一副白框太阳镜,一有阳光就戴上,一遇山林就摘下。

  她穿了一身白色套裙,剪裁十分熨帖,刚好配合了银发,周身透着一种酝酿而出的优雅。

  老头穿一身格子西装,尖头皮鞋上还刻了雅致的花纹。他带着金丝花镜,一直望着窗外,手边立了一支深咖色的拐杖,喑哑的光泽在上面滑动。

  他们在吃一盒提子,提子上还挂着水珠,颗颗饱满如玛瑙,甜味仿佛能穿透皮囊,果肉在阳光下如此晶透。

  他们吃得很慢,丝毫没有贪婪果子的滋味,像计数一般打发着旅途的时间这样的沉默让我突然有些担忧,他们的生活难道也是这样长久地相对无言?

  岁月可以夺去面容的鲜艳和肢体的灵动,却不应带走生命的活力、交流的本能,就像这样的两个人,生命还未走完,彼此就好像已经说完了所有话语,甚至不会投射一个眼神。

  

法国火车上的“艳遇”,看完这个故事,心都要酥了…3

  03

  搜寻过客,其实也在寻觅自己的存在方式。捷克与斯洛伐克解体后,东欧的火车会在相邻的两站换上新的乘务人员,重新核对车票、查验护照。

  他们说着同样的语言,有着相似的面容,却不再属于同一个国度。有时,一道国境线分开的是一家人,有时,划出的是另一世人生。

  斯洛伐克上来的夫妇俩都有一米八的身高,肥硕的身躯挤在包厢对面窄窄的长椅上,让人觉得有些可怜。他们一开口,整个包厢就开始震颤。

  女的留着长而杂乱的卷发,面颊像刚烤出的面包,乌红幽亮,眼睛眯成一条线,鼻子有些凹进去,她语速很快,字句像爆米花机一般喷涌而出。

  男人穿黑旧的皮夹克,也留长发,但梳得一丝不苟,在身后扎一个马尾,也有两百斤那么胖。

  女人话多,男人话少,只在一句话的结尾做出应和。但他们的聊天,从上火车就没有停止过。

  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却觉得这谈话颇有意思,他们讲得如此投入,情绪时而慷慨激昂,时而低沉落寞,但除了换气,一刻都没有停歇过。

  如果放在中国相声上来讲,男的捧哏,女的逗哏,两人一唱一和,相得益彰。他们说话时能急红了脸,却过一会儿又双双大笑,多么好看的一出舞台剧,真是精彩纷呈。

  可惜的是,他们只乘了短短一站,就下了车,一边起身拿行李,一边还在说。我目送他们离去,追到窗边,看他们下了车,还在一路说。

  斯洛伐克到处是浓密的森林,刚出站,两个说话的人就淹没在绿色海洋,几只鸟儿忽然高亮起嗓子,歌声将他们彻底浸没。

  于是,我换个姿势靠在窗边,安静地等待下一位过客。

小编推荐